常州大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行业动态

2022全球政治经济形势展望(亚非篇)

发布日期:2021-12-27 浏览次数:2952 文章来源:走出去服务港

【编者按】12月初,国际咨询公司Teneo发布2022年全球范围值得关注的政治与经济形势展望。以下是ICOVER安投平台专家对该文章关于亚洲和非洲地区主要内容的编译,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编者及发布者的立场。
亚洲
1
日韩:传统与经济安全问题日益突出
  明年,日本将先后着力解决两大问题。首先,新首相岸田文雄将着力控制疫情,并实现经济增长。日本政府将实施50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推动前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长。明年7月,日本将举行参议院选举。自民党与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仍需维持多数席位。在传统安全方面,日本即将着手修订其国家安全战略,制定10年国防计划以及5年采购计划,这方面的投入和实力都有可能提升。在经济安全方面,日本将聚焦战略供应链、国内半导体生产以及敏感技术的出口管制,并出台相关政策。日本将与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印度合作,通过“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和新的美日贸易伙伴关系,进一步推动非传统安全与战略贸易方面的合作。  明年3月,韩国将举行总统选举。最终胜负结果将改写韩国未来发展方向。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左翼候选人李在明承诺,将增加社会福利支出,加强国防建设,不依赖美国。与此同时,保守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则主张,帮助个体经营者,采取综合防卫法,缓和与日本的僵化关系。
2
南亚与东南亚:忙碌的选举日程
  除菲律宾定于明年5月举行选举外,泰国和马来西亚均有可能提前举行选举。菲律宾前总统之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是本次热门总统候选人,国内对其评价两极分化。泰国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的领导力或将受其联盟质疑,而君主立宪制将成政治辩论焦点。马来西亚反对党内讧,选民可能转而支持巫统,之前的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或将士气大振。马来西亚有可能在明年提前举行选举并迎来新政府。
  斯里兰卡计划于2022年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执政党的经济决策令部分民众不满,恐对其产生不利影响。2022年第一季度,印度包括北方邦在内的部分大邦将举行换届选举。由于印度人民党(BJP)对新冠疫情的管控不当,而该党在大多数举行投票的邦中为执政党,选举结果或对其不利。
3
各国如何有效管控经济风险
  除了国家层面的政治变化外,更具决定性意义的转变还将体现在各国如何有效结束疫情、有效管控过去两年里不断增长的经济风险。恢复旅游业对泰国至关重要,而印度尼西亚也将迎来其支持投资议程的首个全年。由于外汇储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斯里兰卡正在努力避免在2022年第一季度出现主权债务违约,将不可避免地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22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巴基斯坦将执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的条件,IMF于2021年11月向巴提供援助。
非洲
1
大国迎来选举动荡周期
  安哥拉2022年大选将是对历经执政党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46年统治,以及后多斯桑托斯时代新总统若昂·洛伦索(Jo?o Louren?o)经济改革的全民公决。这些改革一直受到多重经济冲击的困扰。2022年8月,肯尼亚将迎来大选,副总统威廉·鲁托与反对派领袖拉伊拉·奥廷加将展开激烈竞争,以接替肯雅塔出任总统。国内与国际社会将密切关注是否有选举暴力的迹象,该国经济曾多次因选举暴力事件而受到负面影响。  尽管南非下届大选将在2024年举行,但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的内部选举会议将在2022年12月举行。本次会议将决定现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能否连任,以及确定该党能否在2024年大选中保住其多数席位。目前,该党正面临支持率持续走低与政党内部混乱的状况。  最后,作为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大选将在2023年2月举行,州选举接踵而至。这两次选举将决定该国2022年全年的政治日程。各党预计将在第三季度选出其出任总统的领袖,以及国民议会参、众两院与州选举的候选人。执政的全体进步大会党(APC)将努力在该党最重要的地区和族际矛盾热点区域处理好现总统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的继任问题;而反对党人民民主党(PDP)则希望借此扭转命运。
2
经济复苏道阻且长
  2021年至2022年期间,撒哈拉以南非洲(SSA)的经济复苏预计会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其经济增速将出现3.7%左右的小幅回升。由于全球疫苗分配不平等,非洲国家疫苗接种率在全球最低,该地区仅有10%的人口完成疫苗全程或部分接种。除此之外,从肯尼亚到尼日利亚再到南非,各国在推动疫情期间的经济复苏时,财政支持力度大幅减弱,债务负担不断增加。然而,二十国集团《暂停偿债倡议(DSSI)》的临时救济将于2021年底到期,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20年特别提款权(SDR)付款中,重新分配更大额度的具体规划尚未颁布。对于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比如赞比亚、埃塞俄比亚和乍得,其债务重组必须在2022年完成,这将为任何私人债权人参与债务重组提供重要的参考。
  改革之路与政策权衡将变得更加困难,因为各国政府不仅要面对债务增加、民众失业、贫困和通货膨胀等紧迫问题,在谋求贸易和工业发展的同时,还要面临气候变化与绿色议程等长期挑战。格拉斯哥气候大会(COP26)后,全球气候变化趋势与欧盟的《绿色协议》等政策,对非洲国家而言是一把双刃剑。非洲国家将面临适应气候变化资金不足、化石燃料项目融资受限、以及未来欧盟的贸易壁垒等威胁。尽管如此,全球气候变化趋势也为非洲带来了诸多机遇,例如南非获得了85亿美元的能源转型融资协议,出现了推动电力革命的钴、铜等矿物生产商。
  尽管该地区有望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AfCTA)》中获得潜在的经济利益,但就目前而言,基础设施领域的挑战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协定实施的进度,其产生的实质利益不足以抵消当前风险。
3
新“不稳定弧形区”形成
  2021年,非洲萨赫勒地区冲突频发,政变卷土重来。该地区在2022年恐将成为长期不稳定“弧形地区”,并可能破坏邻国的稳定,助长跨国极端主义,改变地缘政治格局。
  2021年5月,马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第二次政变,或加速圣战武装组织的蔓延。这些武装组织已经占领了邻国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目前正威胁加纳和科特迪瓦等沿海国家。由于法国大规模从马里撤军,在马里军政府的授意下,俄罗斯雇佣军或将填补这一空缺。
  东非地区,苏丹军方试图挑战先前的分权协议、推翻文官政府,显示出该国转型过渡以及其从数十年国际孤立中恢复的脆弱性。然而,该地区最需担忧是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曾被认为是改革的成功典范,但其国内武装冲突的深化不仅影响国内局势,还影响到整个非洲之角地区的安全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