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徐亮教授应邀为文学院师生作线上学术讲座

日期: 2020-06-22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应CQ9电子游戏文学院邀请,文学院1977级校友、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徐亮教授,于6月19日下午在腾讯会议作了题为“叙述与小说伦理——以《包法利夫人》和《洛丽塔》为例”的线上学术讲座。讲座由文学院院长李利芳教授主持,文学院王莹、姚富瑞等教师以及部分本硕博学生共计100余人参加了讲座。

徐亮从宏观的理论层面出发,旁征博引古今中外的相关理论著述,论述了“小说是怎么展开伦理问题的”这一根本性问题。徐亮认为,孔子所倡导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理念,康德的“使得你的意志的准则任何时候都能同时被看作一个普遍的法则”,以及《新约》中的“爱人如己”等思想,都说明了伦理道德不是针对别人,不是用来审判别人的,而是对自身的要求,只有这样道德才能够发生作用。

徐亮认为,小说与道德伦理具有紧密的相关性,因为小说讲故事或者行动,它可以多方位面对自身,道德伦理是小说固有的维度。小说是叙述的产物,小说中的叙述与伦理有着直接的关系,柏拉图关于叙述与模仿之间张力的理论是其中突出代表。柏拉图认为模仿(悲剧与喜剧,用扮演的方式)是一种道德败坏的文体,因为它必须扮演坏人,为了扮演得好,就必须真的坏;而叙述(诗人或者叙述者亲自讲述)则能够以正确的道德立场讲故事。文艺复兴后主流理论遵循亚里士多德重模仿轻叙述的传统,柏拉图的这一理论因以道德抹杀审美而受到批评,但最近半个多世纪人们认识到根本不存在纯粹的模仿与审美,只有带有伦理选择的模仿性叙述,柏拉图的理论又重新受到学界重视。

徐亮提到,以伦理探讨为旨归的小说大致有两种叙述类型,即以《忏悔录》《复活》等为代表的自我忏悔的叙述,以及以《包法利夫人》《洛丽塔》为代表的自我合理化叙述。自我忏悔的叙述具有较为直接的教育意义,但是也存在容易把人物高大化等局限。徐亮教授结合近期引起全球关注的美国弗洛伊德死亡事件,阐述了自我合理化叙述的内涵及特点,认为这是一种事后讨论事件伦理意义的带有本质化色彩的叙述,对于人自身的伦理并没有触动,人们所有的行动在进行时都可以有合理化的依据,都是可以从善的角度得到辩解的,但恰恰是这些理由最终酿成了违背伦理的后果。

在从理论层面上进行深入浅出地阐述后,徐亮通过对《包法利夫人》与《洛丽塔》精彩的文本细读与分析,重点探讨了这两部作品所涉及的婚内出轨、乱伦等伦理问题。在对《包法利夫人》的分析中,徐亮认为这部作品探讨了一个重要伦理问题,即一种在伦理上没有受到质疑的观念,当它在实践中被推行时会发生什么。《包法利夫人》中的自由间接引语叙述方式,通过反讽的修辞手法揭露了爱玛不幸的一生,从接受美学而言打破了读者期望视野,能够使人产生内心共鸣。

在对《洛丽塔》进行探讨时,徐亮认为这部作品要讨论的问题,主要是人最难以克服的伦理缺陷是什么。纳博科夫选择亨伯特作为自述主角放大了他要探讨的问题,因为人们很少关注罪大恶极的亨伯特的内心世界,因而人们就很难从这方面得到伦理方面的启示,如果人们认同了亨伯特则无疑会对自身产生强烈冲击。纳博科夫在《洛丽塔》中显示出来追求“敏感”的美学理念,以及他独特的叙述处理方式,亦即制造一个包括乱伦自述者、观察报道者、语言敏感的倡导者三种叙述角色的混合叙述者。徐亮教授认为《洛丽塔》具有多个层面的伦理意义,有对亨伯特的自我认同程度层面,有揭露惊心动魄的社会真相维度,还有关于“无意中的伤害”这一人类最难以克服的伦理缺陷视角。

在讲座最后,徐亮与文学院师生进行了热烈的互动,针对大家提出来的问题逐一进行了详细回答,广大师生迫切期待能够再次聆听徐亮的高见。李利芳在总结发言时表示,徐亮教授的讲座深入浅出,精彩纷呈,发人深思,围绕小说叙述与伦理这条主线,穿插进诸如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伽达默尔的阐释学、姚斯的接受美学等理论,既有理论层面上高屋建瓴的把握,又有具体文本上精湛独到的分析,理论与实践有机融合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徐亮教授的治学风范彰显了CQ9游戏中文系在人才培养上取得的成就,讲座对于在校生的学习与科研有重要的指导与引领作用。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